樓陀

樓陀又名阿那律,譯曰如意、無貧。是佛的堂弟。

過去世在飢荒之年,阿樓陀是一個農夫。附近山上有一比丘,七日才乞食一次。有一天,他下山募化,連化七家,竟無一家施供,空缽而回。因為佛制比丘每次乞食只可依次化七家,化七家已,不論多少有無,不得再化。

農夫見他路過而問曰:「大師今日乞食得否?」答:「無人布施。」農夫聞言,心內思惟:「此大師七日化食一次,每次化七家,無論多少,七天後再化。今空缽而回豈不是要捱餓七天?」

當時阿樓陀只得一碗以稗子做的飯,(稗子是長在稻米之間的雜草。)這其實亦是他的午餐。他憐憫比丘,於是拿出那碗稗子飯奉上,並說言:「希望你不會嫌棄這碗飯!」

原來那位比丘是辟支佛,他受了那碗飯後,十分感激,湧在虛空現種種神變而說偈祝願言:「所謂布施者,必獲其利益。若為樂故施,後必得安樂。」願畢而去。

後農夫割草時有一兔跳到其背上,伏著不動,揮之不去。農夫急跑回家喚妻捉之,原來是一金兔。自此之後,九十一劫無貧,如意受福。

為甚麼布施辟支佛一碗稗子飯受福如是?一者,辟支佛是大福田。二者,阿樓陀是布施其全部所有,故感斯報。

樓陀今世善根成熟,隨佛出家,但在聽佛說法時常常打瞌睡。佛呵責他云:「咄咄何為睡,螺螄蚌蛤類。一睡一千年,不聞佛名字。」阿樓陀受到佛的呵斥,發奮精進,七日七夜不眠不休,以至雙目失明。

佛制規定,若僧團內有病比丘,餘人乞食回來必定留一分予他。髒了或破爛了的衣服由同住僧幫忙洗淨或補破。有一次,阿樓陀的三衣實在破爛得不能再穿著,他語阿難言:「可否請諸比丘替我作三衣?我三衣破爛得很。」阿難分別到各寮房請諸比丘幫忙,佛知道後便語阿難言:「你為何不請佛作?」

於是,佛與諸比丘分工合作,佛負責舒張布匹,諸比丘負責剪裁縫合,一日即成。由此可知,佛與眾弟子平等相處,關係和洽。

後來,佛憐憫阿樓陀,授以「樂見照明金剛三昧」,得天眼,能見三千大千世界如觀掌中菴摩羅果。佛弟子中,他是「天眼第一」。

在這則公案裡,我們可以了解到用功不能太慢,亦不可太急。四十二章經說:「用功猶如調校琴弦,絃線上得太鬆則彈不出聲來;若上得太緊弦線會斷。若不鬆不緊,琴弦就能彈奏出美妙的音聲來。」